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师生乐园 > 教师天空 > 教师随笔 > 详情
我们能让孩子“看见”什么
【文章来源】廖学军 【发布时间】2015-12-02 14:16:38      【关闭】 字号:[][][]
 

师专毕业时,带着无限的意气风发,我对前路踌躇满志。真正走上讲台,面对那群上课动个不停,下课闹个不停的小学一年级孩子时,我却惊觉自己的无能与无力——这工作让我更像是一全职保姆,而不是能“传道、授业、解惑”的老师啊。

在我看来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aoe”,教参要求居然要上两个课时。一部分上过学前班的孩子,早就会读会写,一上课就东张西望,东打西闹;没有学过的那些,一个“a”的书写也得教上大半天,写出来的要么是拖着尾巴的小圆圈,要么是连着短线的气球。而那时的自己,就像救火队员,既要随时关注课堂上那些时刻准备搞点“小暴动”的调皮鬼,还得手把手教那些怎么也拐不过弯的“憨宝贝”,最后,弄得自己心力交瘁,狼狈不堪。

那时我曾想,也许自己真不适宜教书吧。是不是该放弃呢?我一遍遍问自己。

母亲是一位多年从事小学教学的老教师,当我跟她说到自己的苦闷,她只是微笑着说:“小孩子,都是很天真的,你得抓住他们的兴趣点,真正走近他们。”我半信半疑地思考着母亲的话语——我开始尽力适应孩子们的吵闹,课间努力跟他们玩在一起,做游戏,或聊些小秘密。当很多孩子说喜欢听故事时,我眼前一亮,我知道我的课堂可以有新的东西了。

再次走进教室,我笑眯眯地对孩子们说:“大家要不要听老师讲故事呀?”上课居然可以听故事,孩子们异常兴奋,都眼巴巴地望着我。围绕着将要学习的课文内容,我开始现场编故事。在我讲述的过程中,吵闹的教室逐渐安静,见孩子们的注意力都被吸引时,我戛然而止,告诉大家,要想知道后面的故事情节,必须认真完成学习任务。我问大家有没有信心,孩子们那声“有”,出奇地响亮、整齐。那节课,我上得极其轻松。

后来的课,我就按照这样的套路进行。课堂上,学习气氛和秩序都有很大变化,那些已经掌握所学知识的孩子,还会主动去帮助那些基础较弱的,因为要全班一起完成学习任务,才可以听故事——就这样,一个讲故事的小招数,不仅让课堂纪律有了很大改观,更让班级有了团结互助的氛围。那一刻,我开始感觉到教育的甜蜜和美好。

 

那是十多年前,孩子们的课外阅读还相对匮乏。于是,从讲故事开始,我逐渐引导孩子们去感受课本外的天空——在课文之外,我总会给他们介绍一些合适的书。每次孩子们问我,应该给朋友送什么礼物时,我说得最多的就是选一本朋友喜欢的书。

教人读书的人,自己先得读书。为此我也延伸和丰富了自己的阅读之旅——《上海教育》、《人民教育》、《窗边的小豆豆》《我的教育理想》、《给教师的一百条新建议》、《教育是慢的艺术》、《教学勇气》……越读越悦读,也越发现自己对教育的理解,其实并不多,以前工作中那些自认为不错的招数,只能算工作方法,而方向在哪里,我并不明确。我开始更加平心静气,在纷攘中静心阅读,读那些被朋友们认为一个小学老师读来没啥用的书籍。我要努力成为丰盈清澈的大河,孩子们才能成为岸边快乐生长、葱茏茂盛的草树。

通过阅读,我懂得了童年是一段由浪漫到精确、从粉红到天蓝的彩色阶梯,我开始逐渐改变以前那种杂乱无序、随心所欲的“阅读引导”。再带新的一年级时,我着手让图画书、童谣成为孩子们的最佳营养——记得和孩子们一起分享绘本故事《猜猜我有多爱你》时,我引导孩子们通过故事感受父母对自己的爱,并将填写“爱心卡”作为家庭作业。第二天收“爱心卡”的时候,我问孩子们:“在家里,爸爸妈妈爱你们,在学校老师也爱你们,猜猜我有多爱你?”孩子们都争先恐后地表达他们的想法。正当大家说得不亦乐乎的时候,小灵却大声嚷嚷:“老师,你爱我们,我们也爱你啊,猜猜我们有多爱你?”多可爱的孩子啊,那一刻,我的心暖暖的。于是,我和孩子们又一次深情地朗读起绘本中那句“我爱你一直到月亮那里,再从月亮上回到这里来”。

引领孩子们快乐阅读时,我也有意识地引导他们开心地记录。一年级第一学期的期末,我将全班孩子的“每日一句”打印出来,印成了一本小书《一句一句长大》,我想给孩子们一份小学阶段的入学礼物。孩子们领通知书的时候,拿到了这本书,看见自己的写话变成铅字,印在书上,都非常兴奋。我想,那时的快乐,只有老师的体会最为深刻。

 

“加油,加油!”一阵阵呐喊声传来。这不是在开运动会,而是孩子们在观看电影《天堂的孩子》。影片里的兄妹俩,和班上孩子差不多大,阿里为了给妹妹赔偿一双新鞋,一直在做艰辛努力。长跑比赛是影片高潮,季军可以得到一双新的球鞋。阿里一次次跑到最前面,又一次次放慢脚步故意让别人超越,因为他只想得季军。看到那样的场景,孩子们都焦急不安,好些女生干脆把眼睛捂上,说不敢看了。我知道她们是担心阿里不能得季军,不能送给妹妹新球鞋。那一刻,班上的孩子好像都站在跑道边,自发地为阿里呐喊。还有一些孩子不断抹眼睛,是激动?还是感动?我想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全情投入了,有所触动了。

我们一起看《小孩不笨》。看到电影里的那一幕幕:成才被学校开除,文化程度不高的父亲为了让他能继续读书,一家家学校去求校长收下他;汤姆和成才抢了阿婆的项链,又良心发现,跑回去退还给阿婆,却被不明真相的路人追打;杰瑞苦心地存钱,想购买成天忙于工作的父亲一个小时的时间,让父亲愿意去看自己的演出;杰瑞说“在每个小孩里面都有一个好孩子和一个坏孩子,只要唤醒他们的好孩子,他们就会把最好的拿出来”……一个个场景,让孩子们眼圈发红,好些女孩甚至泣不成声。影片里的那句台词:“资源,放错地方就是垃圾,而垃圾,放对地方,就是资源。”在班里孩子间风行了很久。每当有人要做不好的事情时,他们就会说:“你要当资源,还是垃圾?”

这些电影,都是在我的语文课上放的。我们还一起看过《赛虎》、《上学路上》、《天堂来信》、《一个也不能少》、《别惹蚂蚁》、《何处是我朋友的家》等等。电影和教材没有关系,考试也不会涉及电影内容,但我喜欢孩子们在光影中渐渐懂事长大的感觉。

 

转眼间,教书16年了,我带的第一届一年级学生,现在,有的已快大学毕业,有的已经参加工作。某次聚会时,小骏告诉我,他高考时语文考了138分,他还说,现在虽然学的是工程建筑,但他和同学合写的网络小说点击率很高;小栋说,他白天在电脑店里忙活,但晚上入睡前一定会看看书再睡,而且也在思量着写写小说。更多的孩子则谈到,那些听我讲故事的时光,那些“读书汇报课”的时光——他们说,那些时光,真是让人难忘。

美国诗人惠特曼有一首诗里说:“有一个孩子每天朝前走去,他看见最初的东西,他就变成那东西,那东西就变成了他的一部分……如果是早开的紫丁香,那么它会变成这个孩子的一部分;如果是杂乱的野草,那么它也会变成这个孩子的一部分。”

我们的教育,想让孩子看见些什么呢?我们的课堂,能让孩子看见些什么呢?这样的问题,应该值得我们每位教师深深思考。

免责声明:本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本站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如有异议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