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师生乐园 > 教师天空 > 教师随笔 > 详情
教师成长 从“心”开始
【文章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5-12-02 15:02:03      【关闭】 字号:[][][]
 


     对今天的社会,我们习惯定位于转型期。这个古老的民族,从一场绵远的酣睡中醒来后,正昂然走在现代化的路上。尽管心急的人早已在讨论所谓的后现代现代性却依然像一款摩登的时装,招惹得所有人都想弄一件来穿上。

 所谓的现代性,如德国哲学家阿诺德·盖伦所说:就是不断的创新性、合理性和思考性,以及一种与之相应的对一切社会秩序的不可靠感和变化形态。”“不断的创新,必然建立在不断否定、不断开始的基础上。很多时候,我们喜欢重新开始。对此,我却心存疑虑,因为,不是所有事情都可以像打麻将那样推倒重来

 比如说教育,是关乎生命的成长和培育,无论教育者还是受教育者,生命的成长都是缓慢的,需要耐心的浸润,而不是猛烈的冲刷;需要沉稳渐进的变化,而不是摧枯拉朽的革命。

 教育是孕育心灵的事业,需要每个教育者有心、用心、尽心——有心才有真爱,用心才能懂爱,尽心才是会爱。当然,前提是真正安心:安心才不会被外境所迷,才不会被乱象所困——我甚至愿意说,对今天的教育,与其不断地重新开始,不如让我们稍事停顿,静下心来,梳理教育的本源规律,发现教育的本质问题,然后从开始。

 一颗安宁的心,一颗坚定的心,一颗安顿的心,对教师来说,有着特别重要的意义。

 内心认同是教师成长的起点

 专业成长,是新课程改革以来教育界的一个热词。作为教师教育工作者,我一直在追寻教师成长的起点动力。按我的理解,教师成长应当包括精神成长,或者说心灵成长专业成长两方面,而且,教师的心灵成长比专业成长更重要。

真正好的教学不能降低到技术层面,真正好的教学来自于教师的自身认同与自我完整。这是美国教育学者帕克·帕尔默在《教学勇气》里的论断。我愿意相信:内心认同,是教师专业成长的起点。

认同自己。苏格拉底有句著名的认识你自己。但这只是第一步,第二步是认同你自己。选择做教师,首先需要我们自己认定:我就是这样的,我应该从事这样的职业。一个人不可能成为他自己都不愿意成为的人。换句话说,教师成长只能建立在他自己的愿意认同上。有了这种认同,才不会有太多的不平和不满。

 认同职业。很多人把教育当成职业,当成谋生手段,其实这也不错。但是比较高的层次是当成事业,觉得它是值得自己努力去做的事情。更高的境界,是把教育当成志业,或者命业”——命中注定应该做的事情。我愿意这样理解:所谓的职业,就是为活着而工作;所谓的事业,就是为工作而活着;所谓的命业,就是为生命而活着,把自己所从事的事情,当成生命的根本依托。就像特级教师贾志敏所说:当年是为了生活而选择教师这个工作,但是今天要离开教师这个工作,我就一刻也没有办法生活。

 认同现实。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具体的时空,肯定会受具体时空的限制。在我们置身的时间节点上,相对于过去,再落后可能也是进步;相对于未来,再进步可能也是落后。教育是理想的事业,而理想是对现实的不满和反动。所以,作为今天这个时代的教师,一方面,我们要努力从自己开始,改变那些能够改变的;另一方面,我们也要尽量接受那些不能改变的。我们必须意识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边界和局限,每个人也都有自己的责任和承担。尽管教育不是万能的,但是我们应当努力让自己与事业更般配,与学生更般配

 认同价值。一个人认识不到工作的价值,发现不了超越工作本身的意义,可能很难有成就感和幸福感。电影《生命因你而动听》里有段台词,充分体现出一个好教师的意味:我们就是你的交响乐,我们就是你的旋律和音符,我们就是你最华美的乐章。我们的生命,因为你而变得动听!一个教师的根本意义和最高价值,可能就体现在让学生的生命因你而动听。钱理群教授曾经说:中小学教师工作的全部意义,就在于成为青少年学生回忆中美好而神圣的瞬间。

 成长是对自身完整的不断追求

 成长是自己的事情。我曾经说,教师成长的最佳途径是读写思行,现在我依然坚持。

 成为积极的行动者。教师首先是行动者。备课、上课、批改作业、与学生谈话、跟家长交流,这些都需要教师不断的行动。美国教育学者卡尔·罗杰斯曾说:教师在任何时候都应该成为一个积极的建设者,要摆脱消极思维和我们很容易有的沮丧感。我曾经说自己是悲观的理想主义者,但我也在不断地行动,所以后来我想到这样一句话:一个好教师,应该是一个悲观的理想主义者,更应该是一个积极的行动主义者。

 我还常常说这样两句语录:第一句是哪怕生存的环境再逼仄,哪怕现实的土壤再板结,也总有空间让我们可以见缝插针。只要愿意,我们至少可以让自己的教室变得更加美好,至少可以为班上的学生创造一个局部的春天。第二句是对现实教育存在的诸多问题,即使我们不能力挽狂澜,至少可以做到不推波助澜。比如说,我们可能很难阻挡应试洪流对学生的冲击,但是至少可以不对学生格外施压,落井下石

 成为自觉的思考者。美国心理学家波斯纳有一个关于教师成长的著名公式:成长=经验+反思。所谓经验,就是经历和体验,所谓反思,就是回头去看你所经历和体验的,思考曾经走过的路,更容易让我们找到和校准前进的方向。停下来反思,看起来好像浪费时间,会让我们更累,但这有助于我们更好地往前走。

除了这种事后的反思,事前的预思、事中的正思也是重要的。教师是行动者,但前提应该是思考者。我们不是思想家,但有自己的思考。只有建立在思考基础上的行动,才可能真正有效,只有用思考指引的行动,才可能更加正确。我们经常要求老师负责,但是如果观念不对,越负责可能危害越大,就像方向不对,跑得越快,离目标越远。

成为主动的阅读者。教师的主要工作是教学,按我的理解,所谓教学,就是教师先学,或者边教边学。所以,教师应该是一个学习者。按美国社会学家玛格丽特·米德的说法,我们今天处于后喻时代,就是说我们的后辈,可能更容易习得某些知识,可能比我们知道的知识更多,因此我们既要向他们学习,更要让自己始终保持学习者的姿态,不断地去学习。

 教师这个职业,其实就是教书。我特别喜欢一个说法:要做教书人,先做读书人。但是,最不可思议的是,有些教学生读书的人,居然是自己都不读书的人。更不可思议的是,这就是今天教育的现实。于漪老师曾说她自己是一辈子做教师,一辈子学做教师。其实,那些优秀教师,那些被我们熟知的名师或明师,都始终处于不断的学习之中,正是因为学习,才让他们更加优秀,更加美好。

成为坚定的写作者。树用年轮记录沧桑,我们用什么来记录曾经拥有的岁月和时光?文字,因为文字会比我们的记忆更结实,比我们的生命存留得更久远。用文字记录并非是教师职业额外的工作,而是我们的分内之事。就是帮人卖衣服,也需要记录进货多少、卖掉多少、价格多少、利润多少;就是观测水文或气象,也需要翔实的记录,甚至进行统计、分析。教师写作也是这样。

我甚至觉得,写作就是表达,表达就能改变。第一是对生命状态的改变。写作是对内心的清洗和过滤,是对自己的净化和提升。坚持写作的人,心灵会越来越沉静,面相会越来越美好。第二是对教育行为的改变。写作是思考的真正开始,长期的专业写作,会不断校准我们的教育方向,不断修正我们的教育行为,让我们成为更好的教师。第三是改变他人的教育感受。当然,前提是通过写作,表达出自己对教育的理解和思考。我们的理解,会影响他人对教育的理解,我们的思考,会改变他人的教育行为。第四是改变中国教育的面貌。每个教师都是中国教育的一分子。如果每个教师都能变得更美好一些,中国教育的面貌,也就会更美好一些。所以,教师要教书,要读书,更要写书,哪怕读者只有自己一个人。

成为勇敢的坚持者。坚持很难。但是的确有很多事情需要我们不懈的坚持。尤其是面对教育这门慢的艺术。一时间的美妙想法谁都会有,一时间的热血冲动谁都有过,但缺乏勇敢,就可能很难坚持。诚如古人所言:靡不有初,鲜克有终。

我愿意相信,所谓的成长,就是不断发现更好的自己,不断创造和展现更好的自己。无论发现,还是创造和展现,其前提都只能是自己愿意,只能是从心灵开始。

免责声明:本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本站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如有异议请联系我们。